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想花最少钱的做最好的推广,这是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

一般,软文推广的费用从几十元到几千元的都有,不同行业的软文推广费用不同。今天啊少就跟大家分享下软文推广的费用是怎样收费的?一篇软文推广的费用决定于以下因素:1、平台同一篇软文发布到不同的媒体平台,其推广费用是不同的。比如在新浪网这种知名网站与在不知名的小网站发布同一篇软文,它们的推广费用是有很大的不同的,影响价格的因素在于:权重、影响力、知名度、浏览量等。2、服务软文推广的费用还取决于你是单纯的发稿,还是需要针对性的审稿跟进后再发,再或者是需要对方公司帮忙写好稿再发布,不同的推广服务收取的费用也是不同的。3、第三方发稿平台不同的第三方发稿平台,推广的费用往往会有很大的不同,这和发稿平台拿到的价格有关,有的小平台拿到的已经是二手甚至三手,那么到了你这里收取的肯定是四手价格。所以做软文推广,一定要货比三家。目前,备受各大企业青睐的软文推广方式是新闻源发稿,比如百度、搜狗、360等新闻源,其权重较高,排名较好,在这些平台发稿,很容易被展示在百度资讯中,对企业的品牌展示特别有利。这也是为什么在地方性的小网站或者某个频道发布一篇软文可能只需要100左右,而在新浪、腾讯这样的大型门户网站发布一篇软文则可能要1000-2000甚至更高。当然,也可以考虑在一些非新闻源的平台发稿,只要这些平台的权重较高、排名较好,是可以在后续带来流量和曝光的,从而起到扩大企业宣传的效果。总而言之,软文推广的费用有高有低,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但是千万不能有贪小便宜的心理,想花最少钱的做最好的推广,这是不可能也是不现实的。建议各位老板在做软文推广时先确定好要发布的新闻媒体平台之后,再货比三家。希望以上内容对各位营销大佬有用。如果你不知道如何选择,不妨到网上搜索E推了解了解,一个专门做软文推广的平台。想了解更多关于软文推广(代写代发)的问题,也可以添加小编啊少的微信了解,欢迎咨询交流。

2020年06月24日 11:34

管见》向万红:ECP平台Ready云原生

导言:云原生是构建和运行应用程序的方法,是一套技术体系和方法论,因其在设计阶段就考虑到应用未来会运行在云环境上,可以充分利用云平台的弹性扩展、分布式等优势,更加快速的创新和低成本的试错,获得了用户的肯定。据悉,很多大型集团客户已直接将云原生纳入到新建系统技术准入条件,也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准备采用云原生进行系统开发。《管见》第二期作者:向万红远光软件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云原生是构建和运行应用程序的方法,是一套技术体系和方法论,因其在设计阶段就考虑到应用未来会运行在云环境上,可以充分利用云平台的弹性扩展、分布式等优势,更加快速的创新和低成本的试错,获得了用户的肯定。据悉,很多大型集团客户已直接将云原生纳入到新建系统技术准入条件,也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正准备采用云原生进行系统开发。近年来,云原生被概括为微服务架构、容器化、DevOps和持续交付四大要点。一、微服务架构我们在做系统架构设计时,一般会将一个复杂的系统拆分成若干个子系统,分块完成子系统的设计。在过往开发实现时,常将所有的子系统的数据库表放在一个库,直接SQL关联其他子系统的数据库表,直接依赖接口调用其他子系统服务。这样实现的系统是单体的,只能整体交付,无法按子系统分开部署。微服务架构则充分体现了低耦合和高内聚的设计思想,对业务系统进行细粒拆分,分而治之,有效降低业务系统复杂性。每个微服务只提供某一领域的业务能力,对外唯一的访问方式就是其对外发布的服务API。微服务开发团队在遵从接口契约不变的约束下,可以自主管理、自主优化。微服务化同时也会对企业技术架构提出新的挑战,例如:根据需要拆成多个微服务运行,导致基础设施的维护成本高;整个应用分布在多个微服务中,定位故障更加困难;跨服务调用时,由于不在同一个事务中运行,容易产生分布式事务,出现数据不一致问题;跨域数据访问,有别于传统SQL关联查询,需要调用服务,在内存中拼装数据,增加查询的复杂度。远光ECP为企业提供了应用托管和微服务管理能力。以应用为中心,提供简化部署、快速扩容、监控和运维等应用生命周期管理工作。远光ECP集成了TCC和Seata分布式事务框架,大幅度降低了分布式事务的开发难度,同时提供集中配置、服务注册、服务发现、服务路由、服务治理和服务监控等微服务管理和监控能力。二、容器化在微服务架构下,一个复杂的应用系统可能由数十甚至数百个微服务组成,且其中高频访问的微服务还需要部署成集群。传统的运维方式难以支撑大型企业应用系统的运维。利用容器化技术,将微服务打包成容器,便捷地支持微服务架构实现应用的自动化,更加灵活的应对变化和弹性扩展;利用容器的可迁移性,帮助企业更便捷的上云和迁云,让应用在自有数据中心和云端实现动态迁移。远光ECP提供了Docker容器的生命周期管理,利用容器技术和服务编排打造大规模、多集群、跨地域\跨团队、业务应用一键式部署、灰度发布等功能,并通过极简的人机交互无缝链接远光ECP其他模块产品,提供弹性、高效、便捷的平台服务,助力系统架构微服务化、高效运维。三、DevOps在VUCA时代,随着外部环境变化和市场竞争的加剧,每个企业都在思考如何更快速交付有价值的服务给客户。DevOps作为一种全新的软件研发管理模式,正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它强调研发组织内部不同角色的沟通、尽可能的自动化一切操作,不断的获得反馈以寻找提升效能的机会。远光ECP是遵循DevOps理念及技术体系,凝聚了远光多年在软件工程实践和研发管理领域的探索和实践经验而生。能为企业的研发团队提供项目管理、产品设计、开发编码、代码托管、测试管理、持续集成等的一站式协同研发服务,帮助企业规范化管理研发过程,持续提升研发效率和质量,先进的软件工作技术使复杂的研发工作更简单。四、持续交付开发人员在代码提交后,由构建服务自动完成代码的构建、质量工具扫描、单元测试和集成测试;自动将验证后的程序部署到测试环境,完成不同产品版本、不同数据库环境、不同浏览器版本的自动化测试;自动将通过自动化测试后的程序灰度部署到生产环境。DevOps小步快跑的形式帮助企业尽快获取客户反馈,发现问题的时间短,修复缺陷的成本小。远光ECP通过自动化、标准化\定制化的流水线,帮助研发团队可以一键式、高效、持续地将稳定的服务\产品快速推上线,让研发团队提高工作效率,更快地得到用户的反馈,从而更快速的响应客户需求或市场变化。远光ECP(企业云平台)作为企业级云服务基础平台,是远光软件从多年、跨地域、上千人研发团队的协同软件研发实践中,提炼总结出的设计模型、业务模式、开发框架及研发管理模式,集设计、开发、集成、实施、应用、治理于一体的企业云平台。远光ECP平台已经推出云原生应用解决方案,全面支持云原生应用,为加速企业数字化转型,实现更好地创新发展AllReady!

2020年04月29日 14:23

李小璐直播带货,为复出试水?

最近,李小璐、赵薇、王祖蓝等影视圈明星纷纷以主播的身份出现在直播间内,亲自“下场”带货。此外,为编剧量身打造的“直播卖剧本”形式上线,电影也选择了“云路演”,影视界可谓全方面“下场”直播。从大荧幕的台前幕后,到直播间的“网络一线牵”,影视行业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李小璐直播画面截图明星带货频频,网友褒贬不一“快抢,快抢,快抢!原价699的套装现在是299元,然后还要送两盒面膜!”4月20日晚,演员李小璐在抖音开启直播带货,引发网友关注。早在开播前几日,李小璐就放出了数个预告视频,其中一个视频标题为“你想重新认识我吗”;在视频中,当被问到为什么会直播的时候,李小璐微笑着回答:“为了生活啊。”虽然李小璐的直播间围观群众甚多,评论区内容也褒贬不一,但她的吸睛能力却是不争事实。抖音平台显示,李小璐目前拥有1077万粉丝,截至4月24日在平台的明星影响力周榜上排名第一。在其商品橱窗中,部分服装单品销量超过500件。而有带货“一哥”之称的李佳琦,最近更是与多名艺人轮流合作直播,如刘诗诗、孟美岐、井柏然等。其中,演员金靖与李佳琦的合作直播更是因喜剧效果极佳而冲上热搜,网友们笑称“直播卖货成了脱口秀现场”。无独有偶,知名女主播薇娅的直播间内也频现大张伟、宋祖儿等明星助阵。李佳琦与金靖来源:李佳琦微博趣店旗下奢侈品电商“万里目”也在不久前官宣了五位明星联合代言,分别为赵薇、黄晓明、雷佳音、郑恺和贾乃亮。5月,他们将分别在“万里目”的官方抖音直播间直播“带货”。据经济观察报报道,上述几位代言人的直播收费价位在一场20至60万元不等,而品牌方选择明星带货的目的也并非完全为了提升销售额,而是利用明星的人气来提高关注度,将粉丝流量引导到电商来。不可忽视的是,明星带货虽能带来流量,但直播效果却参差不齐。去年便投身直播的李湘,却在宣传一款羊肚菌时因“补身体绝对是滋补最好的”等表述,被律师质疑违反《广告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此外,有网友反映李湘此前直播销售的一款大衣“直播5分钟,销量一件都没有涨”。在社交媒体上,网友们对于明星直播带货的评价也颇有差异。有观点认为,明星的主业并非销售,从荧幕到直播间的转变“不符合人设”,甚至“吃相难看”;而也有网友表示,选择何种职业是明星的自由:“靠自己的本事把商品卖出去,也没有什么丢人的。”剧本直播卖电影云路演不光演员、明星们选择了从荧幕到手机屏幕的转变,连影视圈背后的编剧们也不得不“脑洞大开”,用直播的方式自我营销。不久前,由编剧帮学院主办的第一期“直播卖剧本”大会在线上举行。5位编剧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内阐述自己的创作故事、剧本大纲以及讨论互动,参与者大都已经有几年的编剧经验,携带的剧本种类多样,有都市情感轻喜剧、家庭伦理喜剧、悬疑科幻公路片等。编剧们大多以口述方式“自我营销”,细心者还制作了幻灯片辅助说明。“直播卖剧本”大会第二期视频截图编剧宋方金十分赞赏这一形式,他在微博上称,“忙过这阵儿,我考虑开直播帮编剧作家卖剧本小说或想法。没现成的给你卖档期,中间可转会。……新形势,故新形式。”网友们对直播卖剧本的形式反映不一。有些评论称,编剧不得不加入直播卖货的现象“太惨了,有失文化人的体面”,而也有网友认为剧本也属于商品,加入直播行列无可厚非。目前,“直播卖剧本”大会已举办两期,未来还将继续。作为电影宣传的重要组成部分,路演也被搬到了线上进行。继《囧妈》《肥龙过江》后,曾定档2月的电影《大赢家》改为在网络上线,观众可免费观看。在线上首映的同时,主演大鹏连线演员柳岩、田雨,通过网络直播的形式与观众互动。广东省电影行业协会荣誉会长赵军在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表示,从最初的第三方售票,到如今进入内容生产和发行领域,互联网对影院的冲击已经相当硬核。未来影城的发展方向,必须是成为互联网产业的有机组成部分。业内:直播带货是谋自救,也是乘风口影视圈直播热潮来临,但为何观众褒贬不一、带货能力参差不齐?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中新经纬客户端分析称,明星直播带货与职业主播的直播存在着本质区别,从而也带来了直播效果的差异。“首先,明星本身是一个自带流量的群体,拥有庞大的粉丝基础,而除了薇娅、李佳琦等头部主播外,职业主播并没有自带流量的属性,两者差别非常大。另一方面,观众关注直播的目的也有所不同,一个是抱着围观明星或偶像的心态,而另一个则是基于购物的需求。”黄大智表示,明星带货的优势及劣势均十分明显。关于明星带货的效果,黄大智称与个人能力、商品性价比均有关系。他表示,带货主播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直播话术、互动能力、控场能力等,部分明星在此方面缺乏专业度,与职业主播产生差距;另外,在观众最关注的性价比,即商品折扣力度方面,明星带货时未必能在价格上形成优势。“疫情期间,很多明星都选择以直播的方式露出,原因之一在于影视行业的冲击,直播成为谋生手段;另外,直播是2020年最大的风口之一,并且形成了全民直播的趋势,明星等影视从业者未来将会更多地投入到直播行业来,但带货可能只是个附加的功能。”谈及影视界“下场”直播的趋势,黄大智如是说。(中新经纬APP)责编:任鑫恚

2020年04月26日 16:28